<source id="gguim"><option id="gguim"></option></source>
  • <dd id="gguim"></dd>
  • 首頁 > 科技 > 正文

    蛋殼沒有主人

    2020-12-07

    聲明:本文來自于微信公眾號盒飯財經(ID:daxiongfan),作者: 姚赟,授權站長之家轉載發布。

    “什么沈博陽,我都沒見過他!”

    一位蛋殼公寓的員工站在圍欄里側的電梯口,接近崩潰地向圍欄外側的業主租戶解釋,“你們的問題我真的不知道怎么解決!樓上沒幾個員工了,哪有什么高層,好久沒見到他們了!”

    “我也只是一個基層員工,兩個月沒收到工資了,可能也快辭職了?!焙俺鲞@些話后,他降低了分貝,如同自言自語。

    這些話和情緒都快速淹沒在圍欄外的人群中。

    11月16日,蛋殼官方微博表示“我們沒有破產,也不會跑路”這是蛋殼公寓事發后最后一條,也是唯一一條對此事的正面回應。

    然而,大量線下郵寄過去的信件無人簽收或者拒收后,被退回,不少業主只能拿著文件來線下解約?!皹巧蠜]幾個人了,根本沒人專門來處理這些事。各種解約的合同,還堆在那里,你們以為還有人能處理么?”蛋殼工作人員無奈解釋。

    就在全社會緊盯著租戶被攆睡在天橋下、關注房東砸室內家具、換鎖的憤怒時,蛋殼公寓執行董事長沈博陽不知何時清空了微博。沈博陽消失了,臨時CEO從未出現,蛋殼公寓的高管也集體失聲了,只留下數個工作人員應對這些無解的問題和洶涌而來的情緒。

    蛋殼公寓創始人兼CEO高靖被帶走調查,但董事會又該在公司遇到類似問題時承擔何種責任,扮演什么樣的角色呢?事發至今,除了為數不多的蛋殼員工,看不到蛋殼高層任何的發聲。

    1

    圍欄

    蛋殼公寓北京總部位于朝陽門外大街的朝陽首府二樓。

    原本進入大廈后,便可通過電梯直接進入二層看到蛋殼的辦公處,如今上二樓的電梯被圍欄隔了起來。圍欄將朝陽首府的一樓大廳一分為二,與關閉了一半的玻璃門一起合力,形成了一個封閉的區域。

    所有的櫥窗、玻璃門以及其他能貼告示的地方,都貼滿了各類公告:蛋殼發布的維權、咨詢、預約的消息;社區和大廈物業發布的北京其他接待點、分流維權等消息;無法正常解約,被業主直接貼在門上正中間的告知書等。

    圍欄外,依舊連通著外部和位于大廈地下一層的超市及培訓班?,F場的業主和租客經常將下樓的電梯口堵住,帶著孩子去培訓班的家長、拿著購物小拖車的老人,面無表情地說著“過一下,過一下”,直行穿過人群,像是已經習慣這里的擁堵,也對圍欄那邊的情況毫無好奇心。

    外邊的人要進入圍欄內,通用的方式有兩個:有號的,以及快遞小哥。進入的路徑看起來沒有幾步:進入玻璃門,徑直走十幾步,乘坐電梯。圍欄內,貼著玻璃門站著兩三個保安,他們負責放行,電梯口兩側分別坐著一個保安。如果底下的業務和租客圍得多了,情緒不那么平靜了,一個帶著“志愿者”紅袖標的人會上前,但他只是在邊上看著,似乎在等待。

    圍欄內,與外界溝通的只有一個站著發放預約號的蛋殼員工?;疑\動褲加黑色厚棉服,層層疊疊的衣領處,露出了一根胸牌的帶子,帶子的顏色與蛋殼的LOGO一致。如果沒有這根帶子,這個看起來二十多歲的年輕人,與圍欄外的租客們無異。

    “你好,我想咨詢一個問題?!睒I主張燕(化名)擠過人群,人群的最前方是蛋殼的工作人員,他正在一個人回答著五六個人的問題。在得知沒有預約號無法進入辦公區后,張燕試著尋求這名蛋殼工作人員的幫助。

    “抱歉,我這里只是發號的,具體的問題我這邊處理不了,給不了方案?!毕袷腔卮鹆诉@個問題千萬遍,蛋殼工作人員熟練但無奈地回復到,“業主這里領號,已經排到21日了。租戶的號沒了,可以明天早上早點過來排現場號。我們9點上班,你大概8點左右來排,應該能排到?!?/p>

    “不是,能不能聽我說一下,就是……”張燕重復到。話音未落,該工作人員回復到:“抱歉,具體的問題我這邊處理不了,我只是發號碼的?!?/p>

    “你先聽聽她要說的!”連續三四次被打斷后,一旁的其他業主和租客一起憤怒地喊到。

    一瞬間,里外都安靜了,整個大廳靜止了片刻。

    圍欄內,這名二十多歲的年輕人無措迷茫地看著圍欄外的人,朝他怒吼?!澳f?!贝袅似毯?,他說到,“說”字的尾音有些顫抖。

    員工成為蛋殼與外界溝通的為數不多的渠道,但這座橋梁已有崩塌之相。

    2

    員工

    張燕需要解決的問題與其他人不同。

    她的房子位于北京東城區某小區,與蛋殼的合同還未到期,12月底將是蛋殼打款的時間。也就是說,蛋殼與她的合同還是有效的,她的租客也還如往常一樣住在她的房子內。

    前幾天,她接到了一個來自社區的電話。電話的那頭告訴她,近期附近小區內盜竊事件頻發,發生盜竊事件的房間基本為蛋殼公寓。昨天,她出租的房子內,將“盜賊”現場抓住了。住在里頭的租戶,通過社區找到了她的聯系方式,租戶們希望她能幫忙換鎖。

    “這些來搬東西的是蛋殼之前的員工,因為蛋殼欠著他們工資,所以去那些空置的房間里搬蛋殼的東西。這對正常住在那得租戶來說,是一件不安的事兒,值錢的東西現在都不敢放在房間里?!?張燕說到。

    或許是害怕再次被打斷,又或許是難得找一個聽她訴求的工作人員,她的語速越說越快,不等問就把自己所知的情況都說了出來,“而且報警也沒用,隔壁單元有租戶報警了,但是警察要求蛋殼的人員也得到場,但你們蛋殼的人一直都沒有來?!?/p>

    張燕訴求很簡單,因為還在合約期內,蛋殼如果違約也要從12月底開始計算,目前雙方的合同還是有效的。如果她現在冒然換鎖,可能會引發一些不必要的麻煩?!澳銈兡芙o我一個授權書,或者什么蓋公章的文件,我去把鎖換了?!?/p>

    “您等一下,我問下?!边@名二十多歲的蛋殼員工開始在微信上詢問。片刻后,得到了一個很直接的回復——直接換鎖就行,不用解約,也沒有蓋紅章的文件,上頭處理不過來。

    然而,張燕依舊擔心,害怕不知這一不符合法律流程的做法是否會留下什么隱患。于是,追著表達了需要紙質授權文件。

    “實話實說吧,上面什么情況,大家都清楚,顧不上了?!惫ぷ魅藛T回復到。

    在圍欄附近了解、追問蛋殼內部管理情況時,盒飯財經(ID:daxiongfan)也得到了類似的回復。甚至在等待回復時,還看到了一位拿著檔案袋來線下解約的業主。而這份文件曾經寄到蛋殼北京總部,卻被退了回去。退回的原因很簡單,沒有接收的人了。

    如今的蛋殼,看起來靠著為數不多的員工,撐著最后一口氣。

    赴美上市不到一年、坐擁40多萬套房源、行業排名第二的蛋殼公寓,倒在了2020年的冬天。盡管曾在半個月前表示“沒有破產、不會跑路”,不過這個蛋殼,還能有多堅硬呢?

    11月中旬,浙江電視臺經濟生活頻道《經視新聞》對蛋殼公寓杭州公司進行現場報道。管家、保潔離職,員工只剩3名?!叭绻覀兊紫聠T工都不做,那業主不是更慌了嘛。我們在這至少在給他們解決問題?!逼渲幸幻ぷ魅藛T回答到。 

    這些員工未收到工資還不離職?

    “就算下個月工資沒發,公司申請破產或者轉接,最后還是要給我結清正常上班的工資。那這一個月,我會把租客以及業主這些基礎的事情做好。如果說我現在走,那我的領導以前對我的信任,對我的照顧那不是白費了?!?/p>

    從各大蛋殼維權群中得知的消息同樣如此:管家辭職了,聯系不到蛋殼的人。

    3

    消失的高管

    沈博陽清空了他的微博。

    2017年6月23日,沈博陽在微博發布了告別信,對離任LinkedIn中國(領英)總裁職務進行了回應。在微博中,他表示將會在8月初回歸,兼任蛋殼公寓董事長,并稱房屋租賃市場會誕生下一只獨角獸。

    同年年底,蛋殼風頭正勁,但沈博陽卻在微博上第一次被當成負面案例掛了出來。微博認證為人文經濟學會理事、秘書長的用戶“周克成”發微博投訴蛋殼公寓一再拖欠物業費以及燃氣費,并表示后悔沒聽朋友的將房子交給了蛋殼。而后,“周克成”還提到了另一位租客因投訴問題與沈博陽的對話。

    中國網發布的《房東曝蛋殼公寓拖欠物業費 董事長曾要租戶刪曝光微博》一文中提到:這位住戶在微博上置頂了一份8月份和蛋殼公寓執行董事長沈博陽的對話截圖,截圖信息顯示,該住戶在微博進行投訴后,又私信沈博陽進行求助。但沈博陽表示,如果選擇在微博上投訴,那請繼續,但如果希望他來督促解決,就需要先把微博刪掉。    

    2018年,沈博陽接受了騰訊深網的采訪。

    報道中提到:前領英(LinkedIn)中國總裁、糯米網創始人沈博陽的微博擁有154萬粉絲,兩三天更新一次,內容多數在記錄生活,或分享對行業的思考,余下的一小部分,用來宣傳自己的工作。如今,他的微博還發揮著另一個重要作用:處理用戶投訴??瓷先ミ@與他的身份并不相符,但沈樂此不?!@是發現問題、解決問題的很好途徑,也能向團隊傳遞一個信息,客戶服務、用戶體驗非常重要。

     已經被清空的微博 

    微博一直是沈博陽的對外發聲主陣地,如今微博上的所有信息都被刪除。如果沒有156萬的粉絲、博客地址、個性域名和社交標簽等信息,這個名為“rekal78”空空蕩蕩的個人微博,很難和當年沈博陽大V聯系在一起。

    2020年6月18日晚間,蛋殼公寓公告稱,公司CEO高靖涉及有關部門的調查,暫時無法行使其在蛋殼公寓董事會以及公司的管理職責。

    企查查顯示,紫梧桐(北京)資產管理有限公司為蛋殼公寓集團的主公司,其核心人員主要有三個,一是創始人兼董事長沈博陽,二是CEO高靖,三是COO崔巖。

     紫梧桐(北京)資產管理有限公司核心團隊,來源企查查  

    高靖被帶走后,蛋殼宣布由公司聯合創始人、董事兼總裁崔巖兼任臨時CEO,公司運轉正常。

     公告截圖 

    蛋殼在公告中還稱,“高靖先生目前正參與當地政府對其在蛋殼公寓成立前的業務經營若干事宜的調查,因此無法處理本公司的業務或履行其在本公司的任何董事及管理職務。經適當查詢后,本公司并無合理理由相信高靖先生參與的調查涉及本公司的任何商業活動或其他交易,或由本公司的任何業務活動或其他交易所導致。本公司及其任何其他董事或高級管理人員均未收到任何可能與該等調查有關的通知、查詢或索賠?!?/p>

    《財經》雜志曾在一文中寫到:6月高靖被帶走調查后,蛋殼公寓主要負責供應鏈采購的副總裁江強在7月離職。據了解,江強與沈博陽、高靖早在糯米網創業時期就相識。

    沈博陽在公開信中表示,蛋殼公寓的核心團隊來自其之前創立的糯米網。沈博陽在蛋殼公寓的職責可以概括為四個方面:梳理大的戰略方向、招更好的人、對接更多資本以及維護高層政府關系。

    在對接更多資本這塊,沈博陽在還未入職蛋殼時便不遺余力地幫助高靖站臺。

    蛋殼公寓靠著當時還是天使投資人沈博陽的數百萬人民幣啟動資金,開始在北京、上海等一二線城市招兵買馬。據公開資料統計,自2015年1月,來自沈博陽的數百萬人民幣天使輪融資后,先后經歷了8輪融資。

    根據蛋殼公寓2019年年度報告顯示,截至2020年3月31日,蛋殼公寓的股權結構為,老虎環球基金持股19.9%;愉悅資本持股15.6%;螞蟻金服持股8.6%;CMC資本持股8.9%;蛋殼公寓董高監合計持股31.3%,其中,高靖持股13.5%;董事長沈博陽持股為6%;崔巖持股為1.9%。

    其中,蛋殼聯合創始人、CEO高靖持有公司246,000,000股B類普通股,股占比為13.5%,擁有75.7%的投票權;老虎環球基金旗下Tiger Entities持股為19.9%,擁有5.6%的投票權;螞蟻金服持股為8.6%,擁有2.4%的投票權。

    事發后,CEO被帶走,名義上的董事長和臨時CEO不知道去哪了。

    4

    當如羅永浩,不學賈躍亭

    從法律上來說,目前的局面如何造成,這些高層在具體決策和行為中,誰該承擔什么責任,都自有相關法律來定義,我暫不細表。

    但,事發后,分布在全國各地的租客在正常繳納房租的情況下,被限期搬離;全國各地的蛋殼維權群成立,甚至有自發組織防暴巡邏隊,保護那些獨自一人需要被保護的租客;房東的憤怒,則體現在視頻的打、罵、砸中——租客和房東的矛盾激化。

    這些事件背后,集體失蹤的高層和失語的蛋殼,自然不能逃避責任,如果說投資人只是追求回報,追逐封口,對企業的決策層而言,瘋狂地擴張,違背商業的高收低租,以及不知所蹤的巨大現金池,都難辭其咎。

    今年9月,羅永浩在《脫口秀大會》總決賽開啟了他人生的脫口秀首秀。在節目中,他對外公布兩年還債4億的事實,還調侃稱等6億債務還完了,也許會拍一部記錄片“真還傳”。從2018年爆出債務危機后,羅永浩多次公開表示,絕不逃避,一定認真還債。項目也從電子煙轉輾到了直播帶貨。

    相比羅永浩,蛋殼高管需要承擔的或許更多。

    現場,同是蛋殼爆雷人,在追問無果后業主租戶們相互交流。在有人將蛋殼的爆雷等同于ofo后,一名租戶提出了異議:ofo只是199元的押金,但蛋殼不是,上萬元打水漂不說,住的地方也要沒了。

    2018年4月,沈博陽在個人的新浪微博賬號上發表了自己對“美團收購摩拜”的看法。

    他說,美團收購摩拜,媒體大聯歡,但“多數媒體水平和分析能力堪憂”,并分享了自己想說的幾個要點。

    文章的最后他還提到:“愿中國互聯網少一些成王敗寇的思想,多一些包容多一些理性多一些鼓勵。百億估值成功上市固然牛逼,高估值并購退出也是很好的選擇?!?/p>

    這次對蛋殼的圍攻,與成王敗寇無關,它扮演著雙邊平臺的角色,現在卻讓平臺的兩端產生了激烈對抗,違背了和租戶與房主雙重契約。

    瑞幸在造假事件后,依然快速組織起了新的管理層。人人車創始人李健在辭去公司股東和高管職務后,畢竟還拿出了計劃將其主要資產以1萬港元的價格出售給58同城。優勝教育的創始人陳昊,欠了上億的學生學費,9個月的員工薪資,至少還要做個姿態,一把鼻涕一把淚的直播,愿意把所有股份0元贈予愿意伸出橄欖枝的伙伴,個人愿意在未來十年在新優勝無償打工。且不說這些行為的結果如何,蛋殼的董事會也不能夠放任蛋殼成為一家沒有主人的公司。

    相關閱讀
    熱門推薦
    最近更新
    qq上400快餐是真的吗